B.F.L.沉欢-liki

渴望不落俗套的故事,却惊觉笔下满目疮痍。

ooc常客。
尽量日更,渴望评论,高一狗,学业很忙。

cp@B.F.L.咬人表示爱意
文绑@池中夜@江七罪月

爱发电账号:https://afdian.net/@ch2005

哈利波特激吹bot,all哈一万年。
金受only,all金向,只要金受我都可。
哈利,金,雷德毒唯

往后如竟没有灯火,他就是我人生中唯一的光。

永远不要让人觉得你笔下的感情很廉价。

热爱冷CP和拉郎配,自割腿肉产粮。

北极圈战士永不服输。

脑洞很大,操作很骚。

我很菜,别爱我,没结果。

你也是啊,可爱的小朋友亲亲亲

Q:五二 一 快乐

!谢谢谢谢呜呜呜不好意思才看见我有罪,亲亲亲亲臭宝

【跨年纪念文】离经叛道

#身上有挂天命所归专治不服恨嫁大龄女青年x自持武力值高噎死人不偿命小调皮蛋

#bg向,原创

#程角&元闲

#勇者魔王西幻pa(可能并不会有西幻的味道,反而会有一种怪怪的中国大碴子味儿)


——

元闲是一个魔王,是一个除了不抢公主啥都干的小王八蛋。


他可以淡定面对魅魔小姐姐的午夜邀请来上一句:“魔域寒冷,当加衣强饭。”


然后乐颠颠跑出去在十方境杀了个痛快,满天满地瞎跑个三年五载,扛着一堆魔兽尸体在魔域人心惶惶的时候回来,淡定的把准备造反的弟弟/哥哥/堂叔/手下锤到地下后,装B地对小姐姐说:“这些,都是吾为汝打回来的储备粮。”


魅魔:……你看我有想理你吗?


元闲认为这样快乐的日子可以一直进行下去,他对于自己的武力值非常自信,以至于在全世界都在疯传那个与魔王命中注定要站在对立面的勇者出现时,他还在岁月静好的摸鱼。


嗯,下无尽海摸龙鱼扛回家炼成傀儡做喷泉。


有白胡子花花的老头建议他先下手为强,他也摆摆手不在意的说:“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天亮了,您该下岗了。”


老人面带微笑召出一批人马,面容慈祥,和元闲周岁礼上的和蔼长者别无二致,却表明了他和元闲有一样的意图。


面对同行竞争者,元闲很客气地秉着尊老爱幼的观念,仗着自己是幼,先出手了三招,最终凭借优越的物理实力将对方淘汰。


“啪啪啪。”一旁静立许久的旁观者噼里啪啦地鼓掌,声音堪比噪音。


眉目如画却凶戾的少年闻声停下了手里暴力的动作,欲盖弥彰地把脚下一堆不明物体踢远了一些,皱眉问:“你也深夜来魔域王殿思考人生?”


来人像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闻言一愣,然后乐呵呵笑开了,说:“我不一样,我是来求婚的。”


元闲礼貌地听完了那几乎算得上贯耳的魔音,想着来者是客,弯眼回了一声:“祝你成功。”


隐于暗处的客人大大方方走出,简单扎成高马尾的发尾在魔域蓝月的照耀下,舞出些许野性的弧度。


那张带着矜贵色气的脸也暴露在光芒下,笑盈盈的盯着元闲看,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人心热的宝贝,目光带着些让人脊背发寒的侵略性,通俗一点来说,就像见了浮瑛花的翎鸳,充斥着欲求不满的渴求。


客人身上穿的也很随意,简单但不会妨碍动作的服饰露出了身上大片蜜色的肌肤,元闲打量人的目光一顿,飘忽着又收了回去。


女人挑眉,目光流连在魔王莫名幼齿的脸上,大咧咧地做着自我介绍。


“打扰了,我是新晋的勇者,程角。”


语气动作之自然,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为一名勇者独自出现在魔域王殿有什么不对。


元闲也很轻易对上了她的脑回路,“你是打算割下我的头颅做求婚的聘礼吗?”


程角上前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控制在能和平相处的最近直线,摊手,向魔王展示自己空无一物的手心。

寂静的王殿里,她无所谓地调笑就显得很突兀,“哪能啊,魔王大人。”


女人动作间袖子上的布料滑落又露出些许蜜色的皮肤,元闲绷着脸微微闭眼,暗自向左侧稍稍移了一步。


骄傲倔犟的魔王大人永远不会被女人动摇步伐,他的人生里不存在软弱与退让。


嗯,平移不算。


微微拉开距离之后,少年又很知礼地看着勇者,摆足了倾听者的姿态,礼貌又疏远。


元闲心想,好歹勇者是个高危职业,至少要在对方归寂之前受到魔域良好的待客之道。


断头饭起码也要给吃顿好的,才能显示出魔域的高逼格。


魔王大人用余光偷瞄了一眼勇者的身体,在无意间看见女人精瘦的腰肢后,像是被烫了一样收回视线。


元闲思索片刻,决定为这位衣服都穿不起的勇者自掏腰包加个鹿腿。


“未婚夫”站着就像是一杆水灵灵的翠竹,程角摒弃了人界对于魔王那些不切实际地胡搞瞎猜,将弯刀重新别回腰后,换了个思路,认真考虑把一见钟情的对象拐回去结婚的可能性。


已知:

我女他男,生理特征匹配

我是勇者,他是魔王

理论存在,可得合理性

即证:

我和魔王天作之合。


两个思想背道相驰了几个十方境的人同时思考完毕,看向对方的目光里顿时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惺惺相惜(?),秉着女性优先的原则,程角先开口,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把元闲整懵了。


女人红唇一张一合,吐出几个方块字,她说:“亲爱的,结婚吧。”


此时的元闲,诡异的体会到了魅魔小姐姐的感受,并因此丧失了说话的欲望。


女人已经失去了刚才营造出的所有逼格,那张嘴嘚吧嘚吧已经把他们五百年后的蜜月行程安排好了,程角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魔王大人打断了话语。


元闲欲语还休,艰难的开口:“结婚对你或我有什么好处吗?”


他看见女人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略带邪气的笑容,拳头一时有些硬了,等反应过来,手已经被程角抓在手里。


魔王大人抿唇,轻声致歉:“抱歉,条件反射。”他看见比自己还装逼的生物就有些激动。


“没事没事,理解的。”

勇者笑眯眯地抓着那只玉手揩油,五指滑入,尾指刮过魔王掌心,赶在小孩战栗缩手的瞬间五指相扣。


“……”

元闲沉默半晌,见人还是毫无自觉的样子,暗自提气,“可以放开了吗?”


“啊,”程角做出惊讶的样子,放开了他的手,“不好意思啊,我也是条件反射。”语气浮夸之甚,堪比地精失控的的傀儡。


“……我理解的。”


程角怕“未婚夫”把自己气死,她以后就要守寡,赶紧顺毛摸。


“结婚啊,好处多着呢,……你可以多一个免费的向导,带你去龙谷,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砍一些龙角做摆件,不用担心,那里我来的时候清过场子,里面都是我小弟;去精灵之森,他们那有个池子泡澡挺舒服,好像叫生命之泉,我们可以一起来个鸳鸯浴;去众神之墓,那里有好多整天不睡觉瞎呲溜的老头,我们可以去找他们耍耍……”


元闲认真听完,再看向程角的目光有些复杂。


程角:“宝宝,你是发现我的美貌,深深地爱上我并准备和我结婚了吗?”

元闲:“……并不,我是感觉你和别的勇者不一样。”

程角:“那里不一样?”

元闲:“浪的不一样。”


居然能活到现在还没被打死,太稀奇了。


程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不在意地问道:“那你喜欢吗?”她有一双深棕榈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一个魔的时候很容易让其沉溺其中,“你的喜好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元闲平静地与其对视,直男地戳穿了对方,“你的媚术学的很不错。”


深得魅魔小姐姐精髓。


程角笑,“我可没用媚术。”


元闲无所谓地点头,思索着断头饭上菜所需的时间。


他有些厌烦了。

对于“宿敌”的耐心在女人的骚操作中散去。


似乎为了应景,王殿配合地掀起一阵凉风,呜呜的风声里,女人的声音也几乎被吹散了。


“所以说,这是拒绝的意思吗,你不想和我结婚?”


蜜色肌肤的勇者站在那里,月光朦胧了那张色气的脸,她微垂着头,看不出情绪,能听到的只有落寞的声音。


元闲看着独自入戏的女人,有些烦躁——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如此离经叛道的勇者。


与以往那些喊着雷同口号见面即举剑的那些人类相比,这位“宿敌”明显可以看出不同。


更加傻逼。


勇者向魔王求婚,呵,她以为她在哄小孩吗?


少年冷白色的脸庞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莹莹的光,玉质的温软,触手却又是一片冰冷,“我以为,已经显而易见的事实不需要再重复第二遍。”


话音落下,夜里的风忽然就停下来了,两人之间凝固的不只有空气,似乎还有时间与宿命。


勇者意味不明地轻笑,“是吗?”清清淡淡地话语却让元闲警觉地绷直了身子。


魔王大人紧盯着女人,暗自兴奋:‘终于要来了吗?人类特有技能之被拆穿后的恼羞成怒。’


他看了一眼女人的脸,暗自可惜,听说这个技能在年纪大的人身上才会发挥出全部威力。


她,还不够格。


元闲:(惆怅)


他这边暗自警惕着,却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已经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人类的体温紧挨着他,魔王大人微微侧脸就能埋进一片柔软。


元闲:exm?


他恼羞成怒,第一时间是先从程角怀里探头,观察是否有魔看到他们的王被人类公主抱的屈辱历史。


程角打量怀里的“未婚夫”,暗自兴奋,‘活到!小小的!会动的!结婚对象啊!谢天谢地终于不用寡着了。’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轻轻嗓子,尽量做出一幅万事不入眼的淡定模样,在险些又挨了“未婚夫”一拳后,笑着低头看怀里快要气炸的魔王大人,“那您不答应我的怀柔政策,我就只能武力胁迫了。”


——

无责任番外

元闲:我向往自由!我要毁灭世界!我真是!我日了狗了!我对象不让!

程角:(委委屈屈)亲爱的,你怎么能日狗呢?你应该正面up我



元闲:我曾试图三百年毁灭世界

程角:然后呢

元闲:鬼知道你一百年就升满级了


元闲:女朋友每天都强迫我交公粮我不从她就打我,到底谁是魔王!


是和星星的同梗跨年文。

因为是赶死线写的,所以结尾有些乱。

大家新年快乐!

Q:阿欢绿啦!

乌拉!(不知道什么时候绿的不敢吱声)

Q:七夕快乐!你看这个孔松他又奶又凶,可恶我们俩这天竟然在游戏里找真爱(哭唧唧)

呜呜呜,谢邀,人已经死了。

老子真爱渡劫失败陨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哭瞎,孔松我跪搓衣板还没追回来呢他人就没了啊。